摩天新闻

新闻

新闻

身心了了古中岩 走进成都私密后花园

旅游天地 2013-07-09 09:27:55 字号: T |T

    在成都工作,好就好在清闲。成都的清闲在于街头巷尾那些老茶馆老公园,只要偷个空儿摸进去,总能找到一堆或发呆或瞎扯的闲人,闲到连云都放慢脚步。更大的清闲在于节假日。周五把28L的包直接往单位那么一背,下班后坐2站路到新南门车站,选项可就海了去了,碧峰峡、峨眉、青城、乐至、汶川……滚动发车,人还不多,静悄悄的地儿,是你的兴之所至,是你放空身心之境。

  这一回,我便选了青神县。青神在成都西南边,百来公里,是个小县城。除了当地的柑橘比芦柑还大还鲜甜;汉阳的花生、鸡自古就有名外,几乎不太被人记得。但属于青神的中岩,却委实是个好去处--清幽不亚于青城,清净甚至胜之。在成都人心里,这是个私密后花园般的好去处。


东坡居士的求学与初恋

  从成都出发,不到两小时,大巴抵达青神车站。立即换乘去中岩的小巴,一路上颇多弯道土路,狭窄得只容一辆车,司机开惯了,每每娴熟地横冲直撞,眼见着对面冲过来一辆农用货车马上要撞上了,司机却猛一打方向盘,不知怎的恰恰好擦过去,我和闺蜜周小福一身冷汗,坐对面的当地老太太却若无其事地逗怀里的孙女,大概很习惯了。

  不过20多分钟,小巴放下我们后又粗暴地喷出一股黄烟绝尘而去,不表。一棵数百年的古黄桷树吸引了我们,岁之末,没有花,虬曲苍劲,却依旧郁郁葱葱。悬空的树冠下,是奔流不息如一条白练般的岷江,正值枯水期,露出不少石滩,有仅容一人的尖尖渔船从江上滑过,渔夫划着竹竿,船上停着墨黑的鱼鹰。

  岷江特有的水气扑面而来——"潮来天地宽"。左边是红赭石的山门,上书"中岩"二字,笔锋圆润、字体端正。隔壁是一座寺,说是寺,不过徒剩个寺院的样子罢了,既无僧人也无香火,仅剩几尊新塑的佛像,院里一地落叶浸在雨后积水中,颇为凋落。要在古代,这该是中岩的下寺--古中岩分上中下三寺,寺寺之间以石窟造像沿壁相连,一度香火鼎盛,被称作"川西南佛教第一山"。周小福的祖父是是民国时期的青神县大学生,曾告诉她当年读高中时,有同学的父亲是县里乡绅,春节时带了儿子和他们几个要好的同学前去上寺住宿。上山沿途都是远近前来烧香拜佛的善男信女,入寺时已擦黑,只见大殿外点燃的香火红光点点。这些梦幻般的印象,不过数十年时间,竟凋零如斯。

  售票处没有人,叫了半天,卖票的才意犹未尽地从一边晒太阳聊天的几个人中过来。票价不高,外地人20元,本地人10元。但仍没多少人来,周小福解释说本地人觉得中岩是自己的,不稀罕,收钱便懒得来;至于外地,是因为中岩并没多少知名度的缘故。

  游人了了,倒正和我意,一道石阶逶迤向上,左边是淙淙的清溪水,右边是森森的凤尾竹。山风扑面而来,里面有若有若无的辛香,细一辨,又消失了。空气美好得出奇,是我有生以来到过的所有山林中最清新的——不仅清新,而且轻盈。

  不多久便到了一个水潭边,水潭对面是几个石窟,左边是几座浮屠(佛教的塔建筑),右边分别是手提篮子的女供养人、曲腿盘坐的天女和一个已辨不清面目的坐佛像,风格介于龙门石窟和大足石刻之间。说起来,唐代佛教曾在四川沿江传播,造像风格也与龙门一脉相承。水潭中有红赭石的雕像,是20年前塑的苏东坡与其妻子王弗。苏轼虽是眉山人,青少年时期却在中岩书院求学,院长是当地学者王方。而王弗正是王方的女儿。这水潭名"唤鱼池",据说正是苏王联姻的缘起,昔日王方令学生们为此潭命名,苏轼取名"唤鱼池",而丫鬟也送来王弗的手书,打开正是"唤鱼池"三个字,王方遂兴起婚配之意。

唤鱼池

唤鱼池

  还有说王弗和苏轼早就情愫暗生,是古代难得的自由恋爱,但据苏轼自己追忆亡妻的文字中,说婚后以为妻子只是贤淑,后来发现自己不记得的文词妻子往往能提醒,这才发现对方颇有才学。唤鱼池的泰半是民间一厢情愿的美好揣度,但终究与苏东坡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前几年地方政府想宣传青神县,打出了"苏东坡初恋的地方"这个旗号,正是缘于中岩。

  现在的唤鱼池中果真不少鱼儿,而且一拍手,鱼儿便纷纷游了过来。只是那对名垂千古的夫妻早已作古了。苏东坡的千古名篇《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正是悼念发妻王弗的。

  青青翠竹,尽是法身

  上山沿途有石阶,并不险峻。这样微晴的日子,也乐得缓缓探寻。不久便是原先下寺的山门,门内趴一只黑黢黢的石虎——说是石虎,不过隐约看得出虎的造型。古中岩与慈姥岩等山延绵成片,古时豺狼虎豹出没。传说里山中有虎时常伤人,寺院有高僧降服,将其化为石虎镇守山门。说起高僧,中岩的来历据说便是十六罗汉之一的诺讵那尊者开创。原以为只是穿凿附会,但后来查资料,在藏传佛教史中记载有十六罗汉曾于佛教传入中土之前便先行抵达示现神变的记载--尽管这是一个与正史相悖的记述,却增添了一个有趣的可能性。

  尽管已是冬季,沿途却仍青翠欲滴。洞窟间杂于壁上,雕像或坐、或卧、或斜倚,栩栩如生,有盛唐神韵。供养人、天女、佛、菩萨,单尊、三尊,甚至有一个位于山顶、巍然大观连绵不绝的"净土变"。可以想见,数百年前此地的殿阁庙宇何等辉煌。一场大火烧掉了所有寺院,精美的艺术也未能幸免。这些佛像衣带是飘飞的,姿态是优美的,身材是丰腴的,但头颅是没有的——文革时期,疯狂的红卫兵冲入这座清幽的山林,摧毁了所有寺院。石雕的佛像无法一时尽毁,便采取了"快捷模式"——砸掉佛像的头。

  残余的佛像身上,仍可看出"曹衣出水,吴带当风"的神姿;仍能辨出古老的色彩:石青、靛蓝、朱红……


购物

更多
网站导航
0.077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