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新闻

新闻

新闻

广西水污染肇事企业非法炼铟 未发现官员参与

新快报 2013-07-09 14:42:58 字号: T |T

昨日16时,广西贺州市政府召开发布会通报贺江水污染事件的最新情况。贺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李伟章称,7月7日,贺州市公安局将贺州市平桂管理区黄田镇清面村的汇威选矿厂锁定为此次事件的主要污染源,企业责任人已经被公安机关控制。发布会上,贺州市环保局副局长杨中雄承认环保部门监管不力,这次污染事件对相关部门是一次惨痛教训,并表示“深深歉意”。

肇事企业违规非法炼铟

据通报,经初步查明,汇威选矿厂现生产业主龚某,男,现年34岁。其承包的汇威选矿厂经改建后,违法安装了金属铟的生产线。生产工作中所排的废水含有镉和铊。

发布会称,根据该污染事件具体情节及造成的严重后果,该生产企业及其责任人已涉嫌污染环境罪,7月7日,公安机关已对该案立案侦查,专案组正依照有关法律程序展开侦查工作。目前,犯罪嫌疑人龚某已被刑事拘留,企业厂房及生产设备已被查封,刑事技术人员正进驻进行现场勘查取证。公安机关将全力追查有关涉案人员,依法予以追究。通报称,该矿厂的排污点距离河道约10米远,有毒废水平时就直接排到河边的空地表面,一下暴雨,雨水就把有毒物质冲到了马尾河里,污染水体。通报称,这次事故原因涉及自然灾害下暴雨的因素和人为违法加工因素。

此外,据贺州市环保局副局长杨中雄称,初步估计,涉事的汇威选矿厂所生产金属铟的矿石原料来自外地;根据目前监测结果,该厂是主要的污染源,样本中有毒金属的成分含量最大,但并不排除污染水域上游的79家非法冶炼厂也会参与污染,结果有待进一步排查。

交通不便导致监管不力

发布会上,杨中雄对马尾河一带的79家非法矿点长期非法作业、相关部门未有效制止这一问题作出回应。

他表示,马尾河一带的非法矿点从2007年前后陡然增加,从2008年到目前为止,当地相关部门就一共进行过9次专项整治行动,直到去年的一次大排查,当地部门才确定非法矿点的具体数量。其中,多年来的整治方式包括向相关执法部门下达建议断电通知书、发出整改通知书等。但杨中雄表示,由于这些非法矿点所在地比较隐蔽,交通不便,非法选矿、冶炼的窝点游击性比较强、隐藏深,有些隐匿在深山里,执法部门难以发现,即使相关部门断电关停,有些厂仍然利用自有发电机作业,难以杜绝。因此,在管理部门监管机制不健全的情况下,这些小企业又死灰复燃。

对此,贺州市国土资源局局长雷少华在发布会上表示,下一步当地政府将会联合市、县两级国土、环保、水利等多个部门,成立联合执法队,加强对这些非法矿点的打击查处,建立长期监管机制。

污染物浓度已大幅度下降

据发布会上通报,截至7月8日12:00时,合面狮水库镉浓度为每升25.0微克,超标4.0倍;铊浓度为每升0.23微克,超标1.3倍。扶隆码头镉浓度为每升6.0微克,超标0.2倍;铊浓度为每升0.24微克,超标1.4倍。监测结果表明,沿程镉、铊污染物浓度与7月6日相比有较大幅度下降。发布会上,环保部华南环保科学检测中心高级工程师王振新称,当地有关部门将对合面狮水库施行调高蓄水位,稀释高浓度水团,尽量减少污染水团的数量,广西进入广东的污染物浓度不超过3倍,贺江进入西江口的污染物浓度不高于1倍,确保西江不受影响。

发布会现场

未发现官员参与经营

昨日下午的发布会上,与会的十多家媒体向当地政府提出了十多个问题,大部分是关于当地政府对非法矿点,违规生产的监管不力的质疑。

记者:汇威选矿厂有没有通过环评?部门不定期检查时是否有发现违规情况?

答:汇威选矿厂2008年通过了环评和验收,取得生产资质,登记的生产范围是铁矿选矿作业。去年环保部门曾对其常规检查,但未发现违规。直到事故发生后,排查时才发现工厂违规生产。当地查处部门管辖区域大,汇威的位置又隐蔽,所以平时监管有难度。

记者:据记者走访,马尾河流域上游的新村河一带,有数十家非法矿点存在了数十年,矿石原料随意堆放,为何未被查处?

答:具体数目应该没那么多吧?还需要核实。那些部分是配矿场,老板把原料拉回来,很快就配成成品又运走了,监管有难度。部门以前也整治过,虽然小部分企业存在偷排现象,但大多数近两年已处于停产状态,“有些是零排放”。

记者:非法矿点存在多年难以杜绝,有无当地官员参与违规、非法企业的经营?

答:目前我们还没发现这种情况,也没有接到举报。如果有,纪委早就来查了。

污染源走访

汇威选矿厂藏身山坳

昨日傍晚,记者对被锁定为主要污染源的汇威选矿厂进行了走访。

该厂四面环山,依山而建。记者一行人步行驱车进入清面村深处后,步行过一段泥路,再绕上几个弯,才远远看到斜坡上拉着蓝色警戒线。这个厂就沿着弯曲的斜坡一路向下延伸。

过了警戒线约50米,可以看见该厂分为两个区域。据驻守在厂的当地政府部门人员介绍,沿斜坡下方左边区域是早已被弃用了的铁、锡矿生产线,机器已经生锈。右边区域则是被查处前仍在使用金属生产线。大量灰黑色的矿料堆放在空地上,处理池还注满了蓝绿色液体。

该生产线对面的控制室内遗留有磷盐、萃取液甚至硫酸等化学原料,混合起来散发出刺鼻的味道。斜坡的尽头则是生产后的灰色矿渣,经过长年累积已经在原有土地上覆盖了厚厚的一层。矿渣中间围着三个简陋的水池,里面是浊黄的污水。

记者在现场发现,该厂的运输管道错综复杂,大多横亘在生产线上,但是连接处理池的管道却设置得相当隐蔽。三根白色的管子从处理池中伸出,贴地绕过一道木门,就直插进了斜坡的泥地上;直到斜坡尽头的污水池前方,厚厚的矿渣中才突然伸出白色管口。

此外,记者绕过污水池后,发现草丛中还隐藏着一根黑色管道,从矿渣里伸出,通向草丛伸出,草丛后传来哗哗的水声。记者穿过草丛,赫然发现眼前是个巨大的溶洞,直径约10米,地上的水不断往溶洞里流。据驻守的两名人员称,这个溶洞后面就连接着一条河流,属马尾河的支流,有毒污水可能就是通过这样进入了马尾河流域。

购物

更多
网站导航
0.072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