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新闻

新闻

新闻

葛兰素史克30亿贿金催肥药价

南方都市报(深圳) 2013-07-16 15:32:54 字号: T |T

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下称GSK中国区)涉嫌经济犯罪一事昨日继续发酵。依照公安部门的说法,包括葛兰素史克中国4名高管在内,超过20名药企和旅行社工作人员被警方立案侦查。长沙警方还否认,GSK中国区此次案发与举报有关,而是源自上海临江国际旅行社异常的经营活动。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副局长高峰周一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GSK自2007年起向超过700家旅行社和咨询公司转移资金规模高达30亿元人民币。

此前透过旅行社以会议或虚增会议,以套取现金讨好医生的药企时下已“人人自危”。该事件昨日也引发行业对医药体制的广泛探讨,专家直言,在公立医院垄断及以药养医的体制没有打破之前,医药流通领域的灰色通道很难封堵。

30元变300元拉开黑幕

公安机关最新通报给媒体的消息中,除涉嫌性贿赂外,GSK30元成本的药卖300元,昨日亦引发社会各界热议,依照警方的说法,这中间大量的灰色成本流入官员及医院医生手中。

不过,就警方披露的这一案情,GSK中国区公共事务负责人昨日上午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仅称,“公司没有相应的回应,若总部出声明,会第一时间对外披露”。

昨日,对于G SK部分员工的所作所为是否已经超出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RDPAC)此前要求的学术推广的规范,RDPAC一位媒体总监给出的说法是:“G SK的问题已超出合规范畴,也超出了他们作为一个协会能够解读的范畴。”

依照国内法规的规定,医保用药和基本用药全部为政府定价药品,一般都受到最高零售限价的管控,而非政府定价的药品,则一定程度上享有较大的自主定价权。至于此前为何30元成本的药被卖到300元,业内有分析就指,这一成本说可能未包含研发成本。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段继东则公开称,葛兰素史克行贿只是冰山一角,外企已经人人自危。“这事也打破了外企学术推广的神话,大家不过都是卖药的。”

公开资料显示,随着中国区药品销售量的快速增长,近年来中国已成为跨国药企行贿的重灾区。仅去年8月和12月,辉瑞和礼来均因此领到了巨额罚单。依照美国证监会的说法,辉瑞制药在包括中国在内的8个国家,向当地官员以及医生和医护人员等国有单位公职人员行贿。而全球制药巨头礼来则被美国证交会指控,通过提供不当支付方式贿赂外国政府官员,以获得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的业务,最终辉瑞缴纳了包括罚金在内的6000万美元,礼来则被迫同意支付追缴近3000万美元了结指控。

高价药频频中标

作为在华业务量排名前三的跨国药企,G SK在中国内地的销售形式曾一度大好,其公共关系部人士此前告诉南都记者,中国区已经成为G SK全球范围内最重要也是最具潜力的区域。

而这一情况,南都记者查询重庆最新的药品招标结果,亦可见一斑。来自重庆官方的数据,或许可以透露,G SK在中国药品销售和进入医院的整体情况。南都记者多方获得的重庆药交所今年1月的数据显示,2012年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在重庆2012年药品生产企业年度销售额排名中位列37位,在所有跨国制药企业中的排位仅次于诺和诺德、赛诺菲和拜耳。

广东作为全国医药市场的兵家必争之地,也成为G SK高价药频频得手之地。依照目前依旧在执行的2009年标期中标结果,G SK在广东省药品集中采购中中标的品规多达50个。

“在过去的20年中,我们为中国患者带来了超过50个先进的处方药和疫苗产品。”这是G SK中国区7月14日发给南都记者的声明。

若依照这一声明,2009年标期50个中标产品几乎涵盖了G SK在华上市的所有产品。中标率之高令人咋舌。值得注意的是,这50个中标药品中不乏百元以上高价药,一些动辄数百上千的药,在医保缺口逐年加大的情况下,近乎悉数进了医保报销目录。

G S K 3000医药代表焦虑难消

依照G SK官方的说法,目前公司中国区团队一切运作正常。

而南都记者则注意到,受有着G SK四驾马车之称的赵红艳、梁宏、王红、张国维被抓的影响,G SK 3000医药代表中已经有员工起来质问管理层。新浪一位自称G SK员工、微博名为“再见G SK”网友即指公司管理层未起到保护员工的责任,并就此打算离开G SK.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时,与“再见G SK”一样,此前爆出G SK涉嫌经济犯罪大量“内幕”的微博用户“医药板砖”均已经被注销了账户。

与此同时,在网络上声援G SK的网友也开始出现。一位名为“我是饱受屈辱的医药代表”在7月11日发出长微博《狼群的危机营销》,鼓励G SK的3000多名医药代表们勇敢应对危机。新浪微博认证资料为葛兰素史克市场部产品经理徐雅萍亦在给圈内同事打气。

以药养医弊端集中爆发

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如何在学术营销和带金销售的模式中“合规销售”,已经成为外企药业的紧箍咒。

而关注国内医药上市公司的知名医药私募人士姜广策昨日则发出了其新的担心。在他看来,上一波严打曾促发2006年医药行业发展低谷期。G SK事件会否引发新一轮严打医药商业贿赂,已是业内普遍关注的问题。

“希望G SK事件能让相关部门明白,以药养医再也不能继续了。这个恶制度扭曲了整个医药行业的生态,是目前所有医药医疗问题的万恶之源。”姜广策同时如是指出。

中国药价虚高根源是“公立垄断+以药养医”,而不是药企这些千奇百怪的行为,没有药企这些行为,药价还是一样虚高,药企的这些做法只不过是帮助公立医院实现虚高药价带来利润而已。

[链接]部分GSK在粤中标的高价药一览

10m g,14片/盒规格的阿德福韦酯片(商品名贺维力),经过竞价议价后的中标价依旧高达2 3 0 .72元,最高零售限价265.33元医保乙类

4m l:8m g 5瓶/盒规格的盐酸昂丹司琼注射液(商品名枢复宁),这一原研产品经过竞价议价的中标价格高达884 .7元,零售限价959.7医保乙类

5m l:10m g,5支/盒规格的顺苯磺阿曲库铵注射液(商品名赛机宁),采购价5 9 5元,零售限价684.25元医保乙类

原研药沙美特罗替卡松粉吸入剂(商品名舒利迭)1盒的中标价3 6 9 .77元,零售限价425.24元医保乙类

沙美特罗替卡松粉吸入剂(商品名沙美特罗),这一原研及单独定价药物中标价3 6 9 .77元,最终最高零售限价425.24医保乙类

购物

更多
网站导航
0.0766s